省委 省政府 省人大 省政協
歡迎您光臨安徽企業文化網!您是第 訪問本站!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首 頁 企業文化 企業之歌 高端聲音 科教園地 專家名人 地方特產 招商信息 人才交流 電子商務 需求供應 職工之家 行風熱線
衣食住行 廉政文化 祖國各地 安徽名企 安全文化 會員風采 社會責任 法制園地 社區鄉鎮 文學藝術 理論園地 黨史縱覽
海外文化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海外文化

國外華語文化匱乏:阿富汗安裝衛星鍋看非誠勿擾

發布時間:2013-05-09 15:25:33 點擊數:59次
 

華語文化,海外難求?

  《環球》雜志記者/李雪笛(發自東京)

  《環球》雜志記者/王豐豐(發自華盛頓)

  《環球》雜志記者/陳杉(發自喀布爾)

  《環球》雜志記者/劉愷(發自莫斯科)

  很多人以為,隨著網絡技術的發達,在國外獲得華語文化產品,不管是電影、電視劇、娛樂節目,還是圖書,都不再困難。但與很多人印象不同的是,在不少地方,也有許多人用“好山好水好無聊”來形容當地華語文化資源的匱乏。

  根據《環球》雜志的調查,在不同的國家,情況似乎有所不同:在北美和日本這樣的華人較多、經濟較為發達的地區,華語文化產品的獲取渠道已越來越豐富和便捷;而在華人較少、經濟欠發達的地區,出于種種原因,華語資源的供給常常處于停滯狀態,很多時候,人們不得不“自給自足”。

  日本書店賣《讀者》和《知音》

  李姍姍2012年畢業于一所日本名校,現在任職于日本某大型企業,只要公司同事沒有安排周末聚會,她都會在每周五晚上23點(日本和中國有一小時時差)前準備好瓜子,坐在電腦前守候湖南衛視當下最熱門的綜藝節目《我是歌手》。

  李姍姍說,其實她最初并不知道有這樣一個節目,忽然從某一天開始,每到周五晚上打開微博,都會看到朋友們關于《我是歌手》的各種議論。出于好奇,她在網上看了一期,可是沒想到,就這樣一發而不可收拾地被節目吸引了。此后,李珊珊每周五晚上又多了一門必修課。

  她說,以前在日本留學時,白天上課,晚上打工,睡覺時間都不夠,根本就沒空看電視。當時,朋友們談論的中國明星,她更是一個都不認識,那段時間她甚至覺得自己已經和中國流行文化完全脫節了。工作穩定之后,休息時間多了起來,看膩了鬧哄哄的日本節目,她開始懷念當年看《超級女聲》時的瘋狂。

  如今的日本,網絡技術相當發達,只要在電腦上安裝一個軟件,世界各地的節目全都可以看到,圖像也很流暢。李姍姍說,《非誠勿擾》《中國好聲音》這些節目她一個都沒落下,就算錯過直播,節目視頻也很容易找到。她認為,中國好看的節目已越來越多,水平并不比日本的差。

  雖然生活在日本,可自嘲為“吃貨”的李珊珊畢竟還是長了一個“中國胃”。她是中國物產店的常客,每個月要去“進貨”至少一次,瓜子、八寶粥還有酸辣粉,都是她的最愛。

  一次偶然的機會,她發現在這個中國物產店的樓上居然有一家中文書店,從傳統文化到網絡小說,圖書種類之多令她驚訝。更讓她興奮的是,在放雜志的書架上,還擺著她從中學時代就很喜歡的《讀者》和《知音》。

  不過,在中國只要3元的《知音》,在日本每本標價280日元(約合人民幣20元),相當于一個日本麥當勞雙層吉士漢堡的價格。這價格讓當時還是學生的李珊珊有些望而卻步,不過她還是買了一本。

  與李珊珊相似,在日本從事國際關系教學、研究的朱建榮教授也喜歡逛中國物產店。

  朱建榮1986年來到日本,如今已在這里生活了26年。早些年,他在東京上野區的路邊發現了一家掛著“中國物產”招牌的店鋪,非常激動,于是想買些中國食材回家,靠美食略解鄉愁。可進店之后卻大失所望,因為所謂的“中國物產”,只是一些筆墨紙硯,甚至還有清朝官帽這樣的老古董。

  回憶起初到東京的情景,朱建榮說,第一個月,環境陌生,心里孤獨寂寞,完全接觸不到與中國有關的東西。后來,他終于從華僑朋友那里借來了一盤中國的音樂磁帶,回到房間后便迫不及待地把磁帶放進錄音機,按下播放鍵。他說,在那之前,看到文學作品里面描寫音樂“如甘泉般涌入心田”總會有些質疑,但那一次,他真正體會到了“甘泉”這樣的比喻絕非夸張。正是那盤磁帶,讓他在異國他鄉與中國文化再次連接在一起。

  朱建榮認為,20多年前,中日之間的經濟差距非常大,1990年前后,中國的GDP只有日本的八分之一,當時在日本,不要說中國的書籍和音樂,就連一家像樣的中餐館都非常難找。1992年前后,中國經濟開始崛起,日本大學也隨之開設了中文課程,這可以說是中日交流擴大和中國文化在日本發展的重要節點。

  相比以前,除了專業書籍以外,現在想在日本尋找大眾中文讀物已經非常容易了。不僅是在日本的華人華僑需要中文書籍和音像制品,許多學習中文和需要了解中國的日本人也同樣需要。

  如今,在日本大型連鎖音像制品租賃店蔦屋書店里,已有不少來自中國的影視和音樂碟片,不過以港臺為主,只有一些參加過國際電影節的大陸電影才會被收錄。相比之下,擺放韓國影視碟片的貨架規模要大得多,是中國的十幾倍。

  北美華語網絡電視熱播《甄嬛傳》

  2月19日,美國首都華盛頓附近馬里蘭州貝塞斯達的斯特拉斯莫爾音樂廳座無虛席。臺上,中國歌唱家宋祖英正將一首首耳熟能詳的民歌獻給臺下近兩千名僑胞。

  這是中國國務院僑辦舉辦的“文化中國·四海同春”系列演出中的一場。2013年新春,該系列演出有兩支藝術團組出訪北美。宋祖英美國音樂會于2月16日至3月3日先后在紐約、華盛頓、洛杉磯、舊金山等地舉辦。美加藝術小組先后在邁阿密、休斯敦、達拉斯、鹽湖城、渥太華、蒙特利爾、卡爾加里等城市連演7場。

  而此前,由香港舞蹈團和廣東省歌舞劇院聯袂演出的《清明上河圖》,已于1月11日和12日在華盛頓連續上演。這是中國對外文化集團的“中華風韻”海外巡演項目繼精品舞劇《一把酸棗》《絲路花雨》和《牡丹亭》之后,又一次在美成功演出。

  除了“陽春白雪”,華語歌星、笑星的世界巡回演出一般也都不會漏過美國這一站。過去的一年,郭德綱、五月天、蕭敬騰等個人或團體先后登陸美國,不少華人專程趕到舉行演出的大西洋城等地,一飽眼福和耳福。

  此外,不少華語電影也會在美國上映,雖然一般都只會在大城市點映,但只要有心,在美國還是能看到《1942》《金陵十三釵》《春嬌與志明》《太極》《趙氏孤兒》等華語大片。諸如《桃姐》一類的獲獎華語影片,也能在各類亞洲電影節上看到。

  演出和電影只是文化生活的一方面。近年來,隨著網絡點播技術的進步和居民住宅網速的普遍提高,一些北美視頻服務公司開始嘗試發展網絡電視業務,并獲得了不小的成功。

  眼下在美國,最紅火的網絡電視公司當屬NetFlix與Hulu兩家。前者更有豐富的華語片資源,從《赤壁》到《花樣年華》,從《畫皮》到《龍門飛甲》,甚至還有《流星蝴蝶劍》《旺角卡門》這類比較“古老”的電影。當然,這些美國主流的網絡電視點播服務主要是提供歐美電影、劇集等內容。

  不過,現在專門面對華人的網絡電視在北美也有不少,包括iTalk TV、魅力中國、麒麟電視等。這些服務大多是整合中國國內各電視臺資源,另有一些電影資源,用戶除可以與國內同步觀看中央電視臺春節聯歡晚會、湖南衛視綜藝節目外,還可以看《甄嬛傳》《楚漢傳奇》等熱播電視劇。

  對于一些并不習慣利用網絡設備來觀看電視的觀眾而言,傳統的華語電視臺或許是更現實的娛樂來源。美國華語電視發展較為迅速,相關統計顯示,包括衛星電視在內,美國大大小小的華語電視臺現在加起來有50個之多。除了娛樂,它們還為華人提供資訊,這是網絡電視難以填補的空白。如今,新華社、中央電視臺等中國主流媒體的電視節目已經進入美國主流華語電視網。

  與華語演出和華語電視的興盛相比,在美國的書店中,華語書較為罕見。美國大一點的圖書館中會有中文書出借,但數量有限,種類也不多。

  在阿富汗架個衛星鍋看《非誠勿擾》

  老汪是在阿富汗工作的《環球》雜志記者,他曾在赴任前通過國際貨運寄些書到喀布爾。不料,人到了喀布爾,卻被告知書連同一起寄送的衣物等,被扣在阿富汗海關。

  “我們到達海關時,一個官員拿著明細單問,你這箱子里有書?我說,不多,都是自己看的。他隨后搖頭說,這些書都得沒收,”老汪回憶起來依舊一臉無奈,“為了拿到那些書,我們起碼往海關跑了五六趟。”

  老汪帶的書一共二十多本,全都是中文書籍。海關官員沒有解釋為何扣押,只是強調都要沒收。

  “他們甚至暗示可以用錢來擺平這些事。但是到了最后,這些書也沒有拿回來,只是把其他的東西還給了我。”老汪現在想起來還有些憤憤不平,“他們也看不懂中文,我的書也沒有插圖,但他們連沒收的原因也不愿意解釋。”

  從此之后,老汪都會告誡來阿富汗的同事,想帶的書別走國際貨運,都得隨身帶。

  如今,連年戰亂和傳統宗教禮法的約束已使阿富汗與外界的文化溝通渠道日益稀少。阿富汗街頭,書店稀少,中文書籍更是難尋蹤跡,也幾乎沒有中國影視劇光碟售賣。

  首都喀布爾最大的阿里亞納電影院許久沒有放過中國電影。因此,衛星電視成了為數不多的為在阿中國人帶來中國影像的渠道。

  李肖峰來自浙江,在喀布爾經營一家中餐館,大家都叫他老李。老李在飯店樓頂搭了個衛星鍋,餐廳里安了電視機。這樣,來此吃飯的中國人就能看到來自家鄉的節目。

  “除了電影頻道和電視劇頻道,其他中央臺頻道幾乎都可以看。我們還能收到很多省級衛視,這樣也有一些電視劇可以看,還有我老婆愛看的《非誠勿擾》。”老李笑呵呵地說,“費用不貴,也就安裝衛星鍋時收了200多美元。”

  今年除夕,來老李這里吃年夜飯的中國人,就是通過這個衛星鍋看了中央電視臺春晚。當劉謙的近景魔術登臺時,餐廳里的人個個盯著電視目不轉睛。

  春晚結束時大家都說,有電視看,除夕也更像在家過的。

  “中國書籍在俄推廣出現了停滯”

  中國圖書進出口(集團)總公司駐莫斯科代表處總代表屈院生,在俄羅斯經營業務已有十多年。談起中國圖書在俄推廣現狀,老屈有一肚子的話要說。

  每年秋天,莫斯科都會舉辦國際圖書博覽會,中國年年參展,這已經成為屈院生一年之中最重要的工作之一。但在他看來,參加一個書展,顯然不足以改變中國圖書在俄羅斯的生存困境。

  “從客觀情況看,‘漢語熱’的升溫并沒有有效帶動中國圖書開拓俄羅斯市場。從種類和數量上看,關于中國的圖書,研究類著作總體上有所增加,但在文學、歷史、文化、紀實等大眾普及類書籍方面,反而出現倒退趨勢。由于受到各種因素的制約,中國書籍或者關于中國的書籍在俄羅斯的推廣,可以說是出現了停滯。”俄羅斯東方書籍出版社(原東西方出版社)社長維什涅夫斯基如此概括中國圖書目前在俄羅斯的境況。

  對于這一看法,老屈有些無奈地表示贊同。

  在莫斯科逛過數十個書店、圖書展后就會發現,維什涅夫斯基的話基本符合中國圖書在俄市場的生存狀態。目前存在的主要問題表現為:缺乏有影響力的暢銷書和常銷書;面向大眾的文學作品和兒童讀物少;反映當代中國變化的書籍極為有限;教材和辭典方面大部分是俄羅斯人編寫,種類五花八門,水平參差不齊,并且較為陳舊;原版中國圖書進口幾近停止,從中國引進版權的圖書也很少。

  在莫斯科最大的書店“圖書之家”內,外國原版文學專區的店員娜塔麗婭介紹說,這里幾乎沒有中國文學原版書上過架。《環球》雜志記者發現,俄文版的中國文學書也只有《水滸傳》和《中國當代中短篇小說選集》等寥寥數本,并且都是幾年前出版的。

  相比之下,介紹日本的書比介紹中國的書要多出不少。比如,就暢銷類文學書籍而言,村上春樹和三島由紀夫擁有一批忠實的俄羅斯讀者。

  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盧比揚卡地鐵站附近的“環球圖書”,是一家漢語學習類和介紹中國類圖書較為集中的書店。管理員拉莉莎指著書架說:“和以往相比,現在漢語學習和介紹中國的書的確有所增加,但總體而言,數量還是不多,并不是說缺乏讀者需求書店不愿銷售,而是出版得少,從中國直接引進的原版書就更不用說了。”

  在莫斯科大學攻讀碩士學位的徐佳說,到了國外之后,就幾乎看不到中國圖書和雜志了。平時只能依賴網絡,看看中國電影和電視劇來“解解饞”,“不過,它們也經常因為版權原因,無法在網絡上播放”。

  業內人士認為,除了翻譯和文化差異等原因,現在網絡的發達和交通的便利也在客觀上擠壓了中文圖書在俄羅斯的生存空間——不少研究漢語和中國的人士都從網上獲取免費材料,或者到中國去購買所需書籍。

  不過,在屈院生看來,重視程度和投入不夠,缺乏有效運作機制可能是俄羅斯找不到幾本中國圖書的更重要原因。他感慨地說:“公司出口中國圖書方面的業務幾乎已停止,現在主要從事雜志和報紙業務,中國原版圖書主要通過漢辦這條線進入俄羅斯,但是那些書大部分存放在孔子學院,沒法進入當地書店。”

  他認為,圖書的編寫和翻譯、印刷出版、營銷發行以及兩國出版單位的接洽和合作是一個系統工程,但國內沒有一個具體決策和實施機構負責操作這些事情。這樣,即使有好的合作方案,也經常沒有辦法得到落實。而且,許多國內出版機構奉行的是“應景”出版方式,在“漢語年”“國家年”期間出版書籍作為“工作成績”,出完搞一個首發式后,就再無下文了。

  在莫斯科從事漢語教育和中國文化推廣多年的莫斯科大學孔子學院中方院長任光宣認為,可以嘗試在莫斯科籌建中國書店,一方面使中國圖書落戶俄羅斯,另一方面使該書店成為中國圖書的展示窗口,并滿足俄羅斯讀者的購買需求。他建議,該書店可以由漢辦、中國圖書進出口總公司駐莫斯科代表處以及中國文化中心聯合管理和經營。

更多

最新資訊:

網站首頁| 企業文化高端聲音企業之歌新村建設管理員入口
安徽省人民政府 | 安徽省社會科學界聯合會 | 安徽省社科院 | 安徽省國有資產管理委員會 | 安徽經濟信息網 | 中國企業文化網
中國企業文化研究會 | 廣東企業文化網 | 福建企業文化網 | 中國百家企業網 | 浙江企業文化網 | 湖北企業文化網 | 中國電力文化網
版權所有 (c) Copyright 2012-2013 www.zolzeo.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國家工信部備案號:皖ICP備18015630號-1
安徽省企業文化官方網站
主辦 :安徽省企業經營與管理研究會
投稿信箱:[email protected] 電話:0551-62769709 15551188212 QQ& E-mail:[email protected]
聯系地址:合肥市屯溪路235號省軍區文化站 郵編230022 技術支持:安徽木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福彩双色球中彩网